玩家手里的卡牌,可能有超乎想象的價值

            價值還是價格,就要自己判斷了。

            實習編輯楊宗碩2021年05月26日 15時30分

            最近一年,有不少關于卡牌交易的新聞被報道出來。像是“說唱歌手Logic豪擲22萬美元只為一張噴火龍”“詹姆斯新秀球星卡被拍賣520萬美元”“妻子為報復出軌丈夫,1日元拍賣其‘游戲王’收藏,成交價超過2000萬日元”……甚至有小偷也盯上了別人收藏的卡——他肯定是懂行的——從推特上的“曬卡”照片判斷卡牌價值、確定收藏者的住所位置,然后趁主人不在家把東西偷走了。

            雖然我本身也是個卡牌游戲玩家,但也偶爾會想,它們真的值這么多錢嗎?

            其實每次說起卡牌,指的可能是兩種東西。一是用來玩的卡牌游戲,二是收藏級的卡——當然,我們在這里絕大多數時候提到的都是實體卡牌。從受眾來看,這樣分類會有一定程度的重合,畢竟有人會一邊玩一邊買點收藏品嘛,也會有人順便用愛好賺點錢來。但總體上說,就是這么兩類。

            日本實體卡牌店被人盜竊了100萬日元左右的商品,包括“游戲王”和“寶可夢”卡牌

            這些高價卡牌大多是因為其稀有度而升值。擁有的人少,價格自然就高起來了。它們通常是絕版的珍稀卡牌,以及“評級”卡。

            評級是收藏卡牌的一個重要部分,粗略點說就是把卡牌交由一個有公信力的評級機構,根據卡牌的印刷質量、保存完好度得出一個分數。如果得分高的話——那么這張牌的價值會蹭蹭地往上翻,3倍、4倍、5倍,甚至更多都有可能。

            當然,評級服務的價格也是個門檻,拿業界的龍頭老大“PSA”舉例,經歷過2020年的數次漲價后,目前一張499美元以下的卡評級價格為50美元,999美元以下的卡則是100美元。再往高點,2499、4999和9999美元以下的卡,評級費分別是150、300和600美元。針對1萬美元以上的卡牌還有高級服務,評級費由1000美元到1萬美元不等——最后一檔只針對25萬美元以上的卡牌,換算成人民幣,已經超過160萬了。說實話我沒怎么見過這個價格的卡牌,它們似乎并不屬于我所在的貧瘠星球,而是一個豐滿富饒的奶與蜜之地……

            PSA公司的評級費還挺貴

            漲價了,卻是由于疫情

            疫情影響了很多東西,包括電子游戲業界,也包括卡牌市場。這有點像是個蝴蝶效應——疫病肆虐世界,導致卡牌蓬勃發展。只不過疫情實在影響了太多東西,人們不怎么會關注到世界上的每一件事。與游戲業這兩年的繁榮類似,卡牌業同樣吃到了這份“紅利”

            前者,也就是打牌的牌手和市場,在疫情中顯然是受到沖擊的部分。人們失去了出門打牌、面對面交流的機會,桌游店、卡牌店們也只能紛紛開展自救,或者迎來倒閉的結局。與此相對的,收藏界的日子就滋潤一些,在刺激市場、吸引眼球這些方面,碰到的不是什么壞事。另外,在收藏領域,得益的不僅是收藏者——或者說,不一定是收藏者。獲利最大的可能是那些“投機者”——我不確定用這個詞稱呼他們是否合適,畢竟這不是個好詞,但在僅以游玩卡牌為樂趣的玩家眼里,那些只為賺錢而買賣卡牌的人多少會帶有點“投機”的性質。

            受到疫情影響的居家期間,有的人手頭可供支配的存款變多,公共娛樂卻變少了,NBA等體育聯盟和歐洲足球五大聯賽都停擺了相當長時間。體育迷們去哪里消費掉他們手里的存款呢?在這么多理由之下,2020年的卡牌市場過熱了。

            收藏卡牌的需求越來越多,但產量卻并不能跟上。2020年初,絕大部分實體卡牌面臨缺貨,價格一漲再漲。原本一兩千的球星卡盒,如今賣到六七千也是不罕見的。

            補充盒的價格一飛沖天

            因為財力不足以支持收集球星卡,同時又更喜歡那些“能玩”的卡牌,因此我平常能接觸到的大概是PSA標準的前3檔——也就是價值2499美元(約合1.6萬人民幣)以下的牌——這還是往多了說呢!但對我和跟我能力差不多的牌友們來說,有個不太好的消息:由于接單量太大,自2021年3月31日開始,PSA暫停對前3檔“低價”卡牌的評級。換句話說,就是停止接單了。雖然看起來只有寥寥3檔,但這其實涵蓋了PSA全部業務量的97.9%。

            除PSA外,另一個大型評級機構“BGS”也采取了類似的措施。

            PSA停接了幾乎所有的新訂單

            另一家評級機構BGS則是無限拉長了等待時間,8個月和11個月只是理論上的最短時限,實際過程要長得多

            考慮到疫情對物流的影響,以及兩家評級機構暫停對低價卡牌接單,國內,或者說歐美以外的收藏者如果想給自己的卡評級,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——當然,當然,有錢依舊能使鬼推磨,也能使評級公司開小灶插隊,但對大部分人來說,困難依舊是困難。更別提,價值數萬乃至數十萬的卡牌,經過半年、一年的漂泊,最終評完級之后可能被美國快遞公司寄丟了……這樣的新聞雖不常有,卻也偶爾能見到。

            這一類評過級的卡牌,依照分數不同,升值的空間也有不同。由PSA評定的滿分10分卡牌,價格通常會漲至評分前“裸卡”的3到5倍左右,而9分卡牌則可能在2倍上下,再低就很難回收評級費了。不過評級同樣也兼顧了鑒定的功能,在面對一些存世量不高的老卡時,有了PSA的評定,即使分數不高也相當于一個“真品證明”,價格一樣會往上走。而且老卡的保存相對較難,高分也就愈加稀少,價格也愈高。那些分數不高的,倒是也能賣個好價。

            不同的機構,類似的方法

            評級機構的證明能力來源于公信力,就像卡牌本身一樣,一張薄紙可以賣到幾十萬塊,同樣是因為印制卡片的官方具有公信力。在評級中,公信力體現為機構給分的公正性和高分難度,如果隨隨便便就能拿到10分滿分,評級這回事還有什么意義呢?雖然PSA、BGS停止接單了,但民間的需求依然存在,有需求——就會有市場。因此,從去年開始,國內的評級機構也紛紛入場——映版、公博、藏卡、DCGS……費用相對國外機構較低,郵寄也更容易。但大部分人都會有同一個疑問:這靠譜嗎?

            PSA的公信力首先來源于它龐大的數據庫,收藏者可以通過掃描每張評級卡上特有的二維碼進入PSA官網,查詢這張卡的編號、來源、有多少人評級了此卡、有多少張相同卡的分數更高……雖然其他機構也能做到這些,但PSA數據庫的規模對其他機構來說仍是一座難以逾越的山。另外,PSA的滿分10分相當謹慎,得到10分的幾率并不高,由于不設置類似表面、邊框、四角、居中等部分的小分,只有一個總分,送評者在拿到非10分卡時也不知道究竟哪個環節出了問題。只不過,PSA雖難,卻也有一套內在的邏輯體系,符合10分的卡牌就會拿到10分,這同樣是它公信力的保障。如果一家機構僅僅為了展示自己的嚴苛而壓低分數,就有點本末倒置了。

            至于這些國內的評級機構,由于起步較晚,也不難理解玩家們的顧慮。這些顧慮同時體現在市場價格上,一張國內評級的滿分卡價格差不多是裸卡的1.5到2倍(不過在二級市場可能不太好賣)。評級費相對較低,以國內評級機構DCGS來說,它的評級價格分為7個檔次,最低檔1000元內的卡牌每張收費35元,接下來是3000、1萬、3萬、5萬、10萬元以內的卡牌,每張收費50、100、500、800、2000元,10萬元以上的按國內外交易價格的5%收取。以3000元以下檔對比PSA的499美元以下檔,DCGS收費50元,PSA則是50美元——差距相當大,不過也要考慮到貨幣購買力的不同,似乎也能一定程度上理解了。

            國產評級價格相對親民,門檻較低,但公信力暫時不如國外機構

            DCGS的“負責人”(他本人偏愛這個稱呼)告訴我,他們是從錢幣、郵票和古董評級行業轉向而來的。或者說,其實主業依舊沒變,只是加了一項業務。事實上,錢幣和郵票仍然占DCGS業務的大頭,而球星卡、游戲王、萬智牌和寶可夢卡牌們的評級,則更像是興趣使然——當然,這完全不是在評價他們的專業程度,而是做這件事的理由。負責人對我毫無避諱地說,他們的確是看到了國外卡牌評級市場的潛力,才在2020年底開始做這項業務的。當可以把工作跟愛好結合起來的時候,這件事就會像順水推舟般容易——無論初衷是否為了錢和市場,嘿,這又有什么關系呢?

            我委托朋友庭庭分別給兩家國內機構送了牌去評級,都不太值錢,最高價格不超過1500元。與國外機構送評前繁瑣的填表流程不同,這些國內機構選擇跟本地牌店合作,以牌店為線下終端,定期來店里收牌放牌,免了郵寄的風險,同時也不用填那些個表格了——這當然和接單量有關,當接單量高到一定程度時,這些看著麻煩的表格就會開始簡化整個評級流程。

            DCGS的負責人告訴我,目前他們的接單量屬于“每天都有新的單子”,以一個新進入市場的機構來說,這個量足以令他滿意。畢竟他只有3個一線評級師,而每張卡從寄到到寄出需要花費3到4天,如果要排隊的話差不多要7天。“不求多大的量,做好手頭的工作就行了。”他對我說。

            “游戲王”是DCGS評級最多的卡牌,但他們更多的業務是在錢幣和古董上

            我收藏的一張PSA滿分卡,是2014年的寶可夢卡牌“帝牙盧卡EX”,我完全不知道它值多少錢

            每張被送評的牌都將經過放大鏡甚至顯微鏡的篩查,輔以各類燈光,檢查包括卡面、卡背、邊框、四角、居中度等幾個方面,看卡面上是否有保存不當的劃痕,以及印刷廠的“廠傷”。大部分機構會給每個方面打各自的小分,然后匯總成一個總分。一般來說,只要有一個方面的小分低于9.5(扣分以0.5為單位),總分就不會拿到滿分10分。可能會有很多人對此感到好奇——“不過是一張紙,鑒定得如此細致又有什么意義呢?”

            這個想法絕非不能理解,甚至是收藏卡牌的我也偶爾會在腦中產生類似的想法。有時候這些想法讓我困惑,望著自己的收藏品發呆,有時候卻又讓我欣喜,越來越多的人問這個問題,代表有越來越多的人觀察、注意到這個有些小眾的圈子。

            我們時常認為,應當讓卡牌回歸卡牌,認為它應當是“純粹的”,但純粹并不足以讓市場豐沃下去。如今在短視頻平臺上有不少“云開”的主播,就是由主播直播打開觀眾認購的卡包,通過開出高價卡牌制造節目效果。一方面,這些“云開”的主播大量購置未開封的卡盒,對市場有些沖擊;另一方面,短視頻平臺又是個絕佳的將卡牌游戲推廣出去的地方——打比賽的人、玩娛樂牌的人、收藏的人、賭卡包的人、開店的人、賺錢的人、評級的人、遠遠看著的人……這有點像是個生態系統,只有其中的組件足夠復雜,才能順暢地運作下去。

            愛與未來

            但這一切仍建立在“愛”的基礎上,或許這么說有點俗,但對一個事物的愛確實會影響你對它的看法。即便是用卡牌賺錢的人……我仍覺得,或者仍希望——他們在心底總是喜歡這個東西的,哪怕只有一點。

            相較于日本和歐美地區,國內的卡牌環境還尚不成熟。牌店少,而且集中在幾個大城市。大部分卡牌也沒有正規的渠道宣傳,只靠口口相傳。卡牌評級業務也剛剛開始生長。我們不知道這個春天會持續多久,也許幾年后的小朋友也會像20多年前拿著Game Boy、如今捧著智能手機一樣,拿著卡牌和同學們“決斗”,拿著心愛的卡牌去家門口的站點評級,并把這當做一個理所應當的事情。或許這在未來將會發生,又或者它已經悄然降臨。

            臨近發稿的時候,我們送評的卡牌終于到了手。這是一張DCGS 9.5分的寶可夢卡牌“沙奈朵&仙子伊布GX”
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實習編輯 楊宗碩

            目標是甲子園

            查看更多楊宗碩的文章
           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

            綁定手機號

            根據相關規定,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,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。

            按熱門按時間

            共有0條評論

            關閉窗口
            手机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