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一擲千金后,又放棄了游戲的人們

            從課金的沼澤中爬出來。

            實習編輯馮昕旸2021年05月18日 15時30分

            這些天,一個叫做“3000塊全沒了!各位喝醉了一定要管好自己,我真服了!”的視頻在玩家圈子中火了。

            視頻中,《明日方舟》玩家“一只大哈魚”領到生活費后,借著酒勁在游戲中充了不少錢,此外,他還迷迷糊糊訂了張機票——本來想去東京,想起來疫情不方便出國,就改去北京,卻又買了一張去南京的票。

            一只大哈魚就這樣一口氣花掉了3000多元人民幣,而且完全是在斷片兒的情況下花的。整個過程都被錄下來,夸張的語言和演出效果讓這個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,上傳不到兩周,播放量超過1600萬。視頻里出現的“兩面包夾芝士”等“名言”也成了新的流行語,到處都在用——我在《最終幻想14》里做任務,都看到有人在聊天頻道發“為斯卡蒂獻上心臟”。

            酒后抽卡的“節目效果”很吸引眼球,但成本也不少——一只大哈魚花掉了當月所有的生活費。如果這個視頻沒火,那這筆錢就打水漂了,很難想象他接下來一個月要怎么過。

            沖動抽卡一擲千金之后,結果往往不如人意

            一只大哈魚并不孤獨,很多年輕人因為沖動充值給自己帶來了各式各樣的麻煩。日本三井住友銀行針對20~30歲年輕人的金錢觀念進行調查,結果表明,有23.2%的年輕人在游戲中課金,10.6%因為課金過多導致生活受困,20.1%的人“后悔在游戲里課金”。

            日本媒體Moneypost采訪了幾位從過度課金中脫離的玩家。

            一位在房地產公司工作的30多歲的男性,曾在3年內課金超過700萬日元(約合41萬元人民幣),最嚴重時把手上的幾張信用卡都刷爆了。不過,他現在已經能控制在每月課金1萬日元以內。

            另一位在IT企業工作的20多歲的男性,每個月課金比自己的收入還多。入不敷出讓他的存款逐漸見底,已經訂婚的女友給他下了最后通牒——“二次元和我你只能選一個”。到了這個地步,他只好直接卸載了游戲。離開游戲后,他才發現現實中用錢的地方更多——結婚、旅游、買車,干什么都要錢。這時他才開始后悔,自己就這樣浪費了400多萬日元。當然,他對抽卡的樂趣依舊念念不忘,還是會偶爾看看抽卡視頻過過癮。

            Moneypost的報道發表后,得到了網友的高度關注。不少人在評論區分享自己的看法,也有一些曾經的重度課金玩家現身說法,談起“脫離苦海”后的感想。我在這里摘錄一些網友的評論:

            網友shi*****:雖然人們老說年輕人不怎么賭博,但是抽卡差不多也算是賭博了吧。因為暴率太低,經常有人為抽一張喜歡的角色花上60萬日元。社交游戲確實是導致賭博依賴癥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      網友dad*****:我也干過這種事,在某個游戲里課金了500萬日元后,成了服務器最強。不過因為一些事情我就清醒了,不再玩了。這樣花錢真的好傻啊,為了些數據就花了幾百萬日元,還剩不下任何東西。盡管人們都說,年輕人正在逐漸遠離賭博,但是抽卡果然還是賭博啊,而且還沒有任何回報,就算抽到了也是一場空。在這種游戲里投入幾百萬日元的,可以說是非常嚴重的賭博依賴癥了,還是趕快清醒過來為好。

            看到自己喜歡的角色有暴率提升池,多少都會心動吧

            網友加油吧*****:社交游戲在內部能達到平衡時倒還好,可是,游戲運營為了讓玩家持續來抽卡,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讓更強的角色登場,引發一大撥熱潮。我以前玩某個高達游戲時就是這樣。運營商突然推出了一臺新機體,就讓我費了好大力氣培養的機體一下子變成垃圾,我也就對這款游戲心灰意冷了。包括抽卡和購買其他道具,5年里我大概花了400萬日元。當時沒覺得有什么可惜,現在看來真的挺蠢的。

            網友hok*****:我也曾有過一個月課金5萬日元的時候。為了我無論如何都想要的道具,一口氣課了個痛快。在那之前,我每個月也就課1萬日元左右。當我看到信用卡賬單時,我才發現自己竟然浪費了這么多錢,真的很后悔。

            有些手機游戲,從結構上來說不課金肯定沒法過關。說實話我感覺被騙了。課金通關之后,什么也留不下來。刪除游戲的時候,想到自己花了這么多錢什么也沒剩下,不禁開始反省起來。自己這種花錢方式是多么浪費啊。

            不光是金錢,我還失去了時間和健康。為了玩游戲擠壓睡眠時間,還把眼睛弄得很痛。比起我得到的東西,我的損失要大得多。

            我不是說絕對不要課金。根據自己的判斷適當課一些也沒什么問題,但絕對不要影響到自己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網友sgk*****:在手游上只要稍微課金過一點,很快就會如同決堤一般越課越多。這之后自己都麻痹了,反復的課金過程中金額只會越來越大。當我意識到問題時,已經在游戲社區里有了自己的位置,因此只能繼續玩。直到一年后我才發現,即使我花了錢也得不到任何東西,只是在白白扔錢罷了。那之后,我很快就下了決心:“從今天開始再也不玩了!”于是,便從狹小的游戲社區中脫離了。

            課金之后得到的,只有那種被玩家們萬眾矚目的、一時的優越感。即使完全對賭博沒有興趣,我還是陷入到課金的泥潭當中了。要是那時候能有人強硬地把我拽出來,如今我一定會感謝他的。說到底,這真是金錢和時間的雙重浪費啊。

            當自己在游戲中有了一席之地,就很難放棄了

            網友spa*****:和家用機游戲不同,游戲運營結束后,課金的錢就會一下子消失。所以我才不愿意課金啊。那些主播雖然也課金,但他們多少都是有回扣的。要是視頻的播放量很高,說不定收入比做視頻時抽卡的錢還多。所以說,每個人課金都要量力而行。

            網友nom*****:我曾經有段時間每個月要課5萬日元左右。不過我覺著,這總比去夜總會要強吧?所以我就在游戲里課金,不再去夜總會了。結果,游戲也結束運營了,我也借此機會不再向游戲里課金。

            這大概和藥物上癮的人差不多。雖然自己感覺是在逐漸變得正常,不過從普通人的視角來看,在游戲里課金的那一瞬間,已經和玩柏青哥差不多了——甚至可能還不如。還是早點注意到這件事為好。

            網友hom*****:一般來說,在柏青哥或賭馬上花700萬日元的家伙,大家都會覺得很蠢吧,那花了同樣的錢在游戲里課金就更離譜了。賭博好歹運氣好還能贏點錢,在游戲里課金,即使運氣再好,一個子兒也得不到。過度課金和賭博上癮,共同點都是僥幸心理作祟,所以最后早晚都是同樣的結局吧。

            課金抽卡已經成為現代手機游戲的主流玩法。在自己的合理判斷下,結合自己的收入水平適當課金,算是享受游戲的一種方式。與此同時,過度課金影響生活的案例也不少見。為了課金把自己的生活費都搭進去,或是一下花掉幾百萬日元(相當于數十萬人民幣)的,這樣活生生的例子挺多。

            現在,社會上重點關注的是未成年人,害怕他們在游戲里充太多錢。這種關心確實很重要,可是,獨立生活的成年人要是陷入了課金泥潭就更加危險。我們能看到的是,那些花掉幾百萬日元后離開游戲的人們,至少重新找到了生活的節奏。其實也有不少人就此陷入困境,因為負債難以維系生活,甚至可能沒有機會通過評論告訴我們他們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許多消費報告指出,現代年輕人比起生活支出,更傾向于把錢花在自己的愛好上。但是,為一個喜愛的角色花那么多錢,以至于平時要節衣縮食,甚至還不上信用卡,這時或許就該問問自己,這筆錢花得還值嗎?

            畢竟大多數人課金的錢扔了就是扔了,“兩面包夾芝士”的機會不是每個人都有的。

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實習編輯 馮昕旸

            做個怪人挺好

            查看更多馮昕旸的文章
           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

            綁定手機號

            根據相關規定,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,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。

            按熱門按時間

            共有0條評論

            關閉窗口
            手机快三